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:牧羊同袍情

MyScore7.2 IMDB7.7

11111  

過去在電影裡,曾經反覆出現過的中東/波灣元素:回教的禱告音響、中東的戰事、恐怖分子、陸戰隊與海豹部隊的雄姿…,過去已有過像『00:30凌晨密令』、『危機倒數』、『紅翼行動』珠玉當前的好作品,『美國狙擊手』還能從中創造什麼差異?克林伊斯威特(Clint Eastwood)的答案顯然得回歸到主角獨特的性格…。

電影前段,主角Chris Kyle的父親即清楚定義三種人:綿羊、惡狼與牧羊犬。他定規自己的兒子不能作欺負人的狼,不能作受人宰制的羊,唯一符合父親期待的,正是濟弱扶傾的牧羊犬…,而這正是Kyle固有的特質。這場戲定調了主角Kyle的性格,也成為貫穿整部電影的一種精神。

因為牧羊犬性格,懷抱人性,所以面對敵軍孩童殺手時,扣下板機前必然天人交戰。

因為牧羊犬角色,用步槍守護面臨風險的同袍時,反而覺得更應該離開安全的制高點,與弟兄一同出身入死。

因為牧羊犬意識,所以觀念單純到要一再回去戰場,守護弟兄,減少損失,就是發自內心的簡單信念。

牧羊犬也許不會清楚自己對羊群的重要性,就像Kyle不認為身為『美軍史上傳奇狙擊手』的他,與別人有什麼不同。但是從電影最終的畫面裡,滿街的人對他的追憶與送別,仍不難看出,電影裡,他雖是劇情詮釋下的美軍牧羊犬,也許曾是美軍刻意宣傳的標竿,但在真實世界裡,他必然對人群有著一定程度的貢獻,有值得欽佩之處。

另一方面,克林伊斯威特想雕琢著類似於『鍋蓋頭』描述的戰爭心理,經歷過戰事洗禮與生死交關後,戰士們並不容易回到原本的生活裡。扮演妻子的Sienna Miller,就是最直接的受害者:她接聽戰事中的電話,慌亂中無法判別丈夫的生死,是大刀砍劈似的折磨;每天與心神還停留於波灣戰場的出竅丈夫相處,脫鉤跳tone的頻率,則是另一種千刀萬剮的痛苦。

但是,Kyle如何經歷痛苦?如何面對痛苦?如何走出痛苦?克林伊斯威特的描繪方式顯然偏向保守而直敘,並沒有創造更為深刻與立體的場景,讓觀影者感知。這也就可惜了Bradley Cooper即使增胖變形,致力求變,雖然意念不錯,但相對收斂的表達方式,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張力,這部電影的後段略顯平凡,無法與克林伊斯威特過去的高峰作品相提並論(但他的電影仍會有一定水準,本片也有奧斯卡提名加持),更遑論襲擊敵方狙擊手的那顆可笑的(可惜的)動畫子彈了…。

 

Kafel Chang 卡費羅 2015/01/22

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[電影影評]美國狙擊手(American Sniper)

, ,

卡費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