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:對比今昔

MyScore7.4 IMDB7.1

1387449947-2812609779_n   

同樣從街頭抗爭運動起家,當我觀看電影『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』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,2013)之時,正值台灣學生攻佔立院抗爭之際,先不論服貿的對錯與否,在民主法治國家,做為一個有膽識的社運領袖,你佔據了國會殿堂,破壞了公物資源,違反了法令,就得在事後面對法治社會下的審議與檢討。這無關訴求議題的正當性,無關民意的向背,無關立院諸公是否真得醜態盡出?無關政府是否真的顢頇無能?即使爭上了新聞矚目焦點,即使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,取得了輿論賦予的某些『正當性』(相較於先前的辱罵教長、鞋丟縣長),當在立院發言台的『高潮』興奮逐漸散去,當身旁打卡的同學一一回校,有擔當的社運份子,就該像曼德拉一樣,面對並擔負起該有的法律責任,並藉以累積未來的政治實力,多年後,再從政壇走向真正的立院議場,合法地捍衛你的理念,這才是台灣多年累積的民主該有的進程。

回到電影本身,曼德拉的傳記電影前段描繪了社運的幾項特點:

社運是激憤的,是煽動人心的,言語帶來魅力,也帶來激情。人對現實的憤怒,從口號的呼喊中凝結在一起,從遊行的互相打氣中,逐漸壯大。然而,當和平的抗爭無法見效,更激烈與武裝的抗爭於焉展開。帶來的是一報還一報(一暴還一暴)的撕裂衝突,與社會秩序的動盪。這樣的曼德拉,面對白人法律的終身監禁的判決(企圖以武裝暴動推翻政府罪名),其實是在正常不過的法治運作了。而曼德拉早年將他的生命獻身於這樣的抗爭中,早有赴死打算。但在逃過死刑宣判的那一剎那(判終身監禁),仍不免鬆了口氣,此實為人性之必然。

電影『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』有著過度美化的開場畫面,原本令人擔憂這是部粉飾偉人的粉絲電影,但當電影走到曼德拉與前妻溫妮(黑人母親)從早年革命情感的相近,到後來思想分道揚鑣的歷程,導演在情節的處理上確實客觀而不膩。而在表現曼德拉與白人官員的談判身勢,處理黑人同袍間的思維衝突,導演呈現也確有其精采之處。『武裝復仇』抑或『和平寬容』?這是曼德拉當年面對的道德難題,也是他不得不採取的政治選擇,在這個選擇背後所需悖逆的人性,與忤逆同袍期待,實在需要大政治家的手腕與智慧來得以扭轉。我們在克林伊斯威特『打不倒的勇者』(Invictus,2009)看到曼德拉的操作手法,也在許多新聞媒體上看到他以不可思議的寬容,企圖凍結南非長年黑白仇恨的聲聲政治呼籲。曼德拉的一生可比電影情節精彩,至理明言也多得驚人,他早年是一位煽動家,叛亂者,晚年則成了不責不扣的政治家,南非民族融和過程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英雄。

但當我們頌揚拼鬥抗爭,衝撞體制的英雄時。可別忘了,另一種英雄,是擁有權力但卻懂得釋放,明明能繼續享有獨裁,卻能知曉天命而願意做出『不凡』選擇的『真英雄』。在我心中,他們是戈巴契夫(Gorbachev),也是戴克拉克(FW de Klerk),還有晚年的蔣經國…。

 

Kafel Chang卡費羅 2014/03/24

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[電影影評]曼德拉:漫漫自由路(Mandela: Long Walk to Freedom)

,

卡費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禁止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張晚
  • 歷史
    有時是混沌的吊詭的,
    有時是沉默的反諷的,
    有時甚至只是角度與觀點的問題。

    戈巴契夫偉大嗎?
    外國人與俄羅斯人看法完全迥異。
    戴克拉克與蔣經國
    是省度時勢的聰明選擇
    或是主動欣然的釋出權力也容有爭議。
    而施明德做了曼德拉相同的和解,
    結局卻剛好兩樣,
    有時也只能歸諸時也,運也......

  • 同意你的想法...

    卡費羅 於 2014/04/04 14:09 回覆

  • 張晚
  • 我所謂時也,運也指的是:
    曼德拉的作法,整個國際社會支持,
    不是只有口號,而還有實質經援,
    而南非變天後的重建進程,
    曼德拉深知不可能靠百分九十是文盲的黑人同胞,
    對白人之和解也屬必要(而白人也需要他的保護)!

    而施明德的和解呢?兩句話解決:
    國際:台灣仍是中、美角力的棋子。
    內部:仍處於統、獨拉扯的拔河狀態。
    所以,它註定以失敗告終。

    我對這次學運原有非常高的期待:
    它原來似乎更像是世代觀念差異甚或是階級意識的崛起!
    但看來最後仍掉入了統、獨爭議的泥淖裡!
  • 拿施明德與曼德拉相比是適切的,
    同樣衝撞體制,懷抱理想,但最終結局不同,是時運與氛圍的問題

    這次學運也是,核心人士從文林苑/大埔一路戰到立法院的服貿議題
    這次終於Hit,取得輿論的上風與賦予佔領立院的正當性,也是時運的問題...

    只是媒體追逐著議題,輿論塑造著英雄
    這場學運過程中看到諸多價值的扭曲與媒體的亂象,
    讓我實在嗅不到什麼可供寬慰的台灣未來

    卡費羅 於 2014/04/04 14:25 回覆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