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鍾孟宏):國片驚悚懸疑典範

MyScore7.8

失魂00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從『海角七號』以來,多數叫座的國片販賣的是庶民笑料,在票房壓力下尋求討好觀眾的平衡點,在通俗的語言與故事中包裹著導演想陳述的核心價值,但多數值得被記憶的部分卻往往在歡笑中被無心遺落。如果稍稍數算一番,這樣類似的電影調性居然也佔台灣電影的一半以上。台灣的電影工業當然不能與好萊塢相比,受限人力物力,類型電影的型態當然不可能太寬廣。可喜的是,我們有很多努力的電影工作者前仆後繼地創造本土風格的電影,商業大片的嚐試有蔡岳勳的『痞子英雄首部曲』,史詩電影的嚐試有魏德聖的『賽德克.巴萊』,而今年鐘孟宏導演的『失魂』,則肯定開創了台灣驚悚懸疑類型的標竿。

失魂07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撇開電影『失魂』的故事內容不看,單看鍾孟宏的攝影美學風格,便已絕對值回票價。如同王家衛『一代宗師』精雕細琢的武打鏡頭一般,鍾孟宏的每顆鏡頭,絕對有其設計/講究與巧思,在構圖結構,色彩搭配與光影構思也有其高度,如任意截取,信手拈來,都可成為極具有美感的靜態畫面。猶記得個人觀看『一代宗師』時,深深感受電影工匠精神之必要,我們需要有電影偏執狂一步步創造高質量電影的堅持…。今天,我們也能從鍾孟宏的『失魂』影像中,看到了類似王家衛導演的工匠堅持。

 失魂02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由於『失魂』片型為懸疑驚悚,因此除唯美的配色與山林美景外,鍾孟宏也透過影像融入恐怖詭譎的元素,要透過視覺將壓力拋給觀眾。片頭倒置的街景是一種玩法,倒置帶來視覺上的壓迫感,也給人內心一種惶惶不安的感受。這類玩法在『惡靈電梯』(Devil,2009)的片頭曾經出現,只可惜該片頭重腳輕,疲於為惡靈找尋使壞的藉口,而少了直接了當的恐怖暢快。但『失魂』表現就更豐富了,導演擅於透過生物影像來創造神秘與恐懼感,最明顯的畫面便是日本料理店那隻少了下半身,奄奄一息的魚頭,死亡和殘缺帶來的不祥感在喘息中瀰漫著,而燈上鼓動翅膀的飛蛾,張孝全夢中小屋裡衣領上鑽動的毛毛蟲,以及王羽背頸上停撲的飛蟲,相信都是導演刻意放入塑造氣氛的戲劇小物。在某些信仰中,生物象徵著靈體,刻意的氛圍塑造下當然讓人不由得聯想。『失魂』多數在南投山區的林間拍攝,偏綠色調與靈體題材,讓我不禁觀影時一直連結『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』(Loong Boonmee raleuk chat,2010)裡的密林紅眼猩猩與水流人魚雜交,也算是有趣的聯想。

失魂01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同於西方虐殺片單純販賣血漿,拍得差的只有單一叫『噁爛』的層次。台灣導演柯孟融在『絕命派對』就曾做過台式虐殺的嚐試,不過其成就只能算是對西方類型電影的仿效,嚴格來說成果並沒有特別讓人驚艷之處。而電影『失魂』裡頭出現的凶殺情結,在導演鍾孟宏精心的安排下,就成為更有層次的暴力美學展演。就如同歌手唱歌一般,如果副歌連續重複三次,結果三次的詮釋方法完全相同,就不會有逐漸激盪/高潮起伏的律動感。『失魂』的巧思就在於層次的變化,同樣是殺人,一魚也可以多吃。有的殺人只讓你霎然驚見結果,過程則拋給觀眾自行想像(有時想像反而是最可怕的…);有的則將影像切成片段,用巨大而重捶的聲響搭配全黑畫面,來衝擊你聽覺上的恐懼感,再以跌落花瓣的蜜蜂的隱喻手法來描述被害者;有的則走傳統暴力美學路線,用我們熟悉的慢動作與血漿,飛濺的鮮紅來飽和視覺上的每個感知細胞。個人以為這樣的設計,已讓『失魂』裡頭的暴力畫面成為一種藝術的展演,也遠遠超越一般電影層次了。

失魂08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電影『失魂』的敘事核心,是從張孝全飾演的阿川,長年離家在台北工作,卻在失魂生病被送回家後,開始與父親展開一連串光怪陸離的殺戮行為…。『失魂』雖是驚悚片,並涉及靈異題材,但其實本質上也討論父子關係,探討自我意識的追尋,如同電影裡的王羽台詞:『有時候你所看到的東西,並不完全是你看到的』,導演想講的,有時更超越我們所見的,更是留給觀眾開放的結局去思索。

失魂04  

(以下嚴重討論劇情,未看電影者就別往下看了…)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如同電影主角阿川的失魂,究竟是外來靈體的強行進駐?還是遺傳自家族的精神疾病,導致有人格分裂的徵兆?其實,導演也未完全說死,但似乎都有其可能性。個人僅從第一次的觀影印象推論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其一,如果阿川是『外來靈體的強行進駐』。主要支持點是導演借由精神科醫師(陳玉勳飾演)之口,刻意埋入的『漂泊的靈魂』的引子(擅自忽略此點就是藐視導演的劇情鋪陳能力了)。此外,王羽質問張孝全,『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』,阿川回答:『我看這身體空著,就住進來了!』是第二個佐證。以整片從重頭至尾的敘事觀點,張孝全的口吻都保持與阿川靈魂客觀上的分別,又是此觀點的第三個證明。但如果導演的設定是此路線的話,則阿川生病後(被附後)口音太過於『張孝全』就是一個缺陷了(被外來靈體寄居總會與本人有所差異),如果讓張孝全演出另一種特殊口音,相信就更有戲劇上的驚悚感。另外,如果靈體能夠很果決地殺害第一個人,但後面卻逐漸佛心來地想幫王羽找回阿川的靈魂,甚至在王羽入療養院還願意去看他,就有點顯得性格弱化了,不是不好,這只是戲劇性強弱的選擇問題。

失魂03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其二,阿川父母都有著『精神疾病』,幼時阿川不小心見到父親『幫助』血癌母親離開人世的創傷,此後,破碎的親情關係與驚嚇都有可能導致精神疾病的誘發。如上述『外來靈體論』,如果出自一個精神病患的想像,其實也可以簡單一句話就完全囊括了(也就是跟著劇中阿川的邏輯走,其實就是跟著自我迷失的精神病人的思維走了)。精神病人的邏輯無須經過檢驗,也無從證明。阿川的精神防禦從事件後開始崩解,與父親的關係從那一刻(小學生阿川)開始崩壞,剩下的只是發作與找回自我,找回父子關係的問題罷了…(雖然電影從頭到尾,阿川都沒有住過精神療養院...)。

失魂06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而無論是『失魂』現象是來自於『外來靈體』還是『精神疾病』,導演在片末也交待了阿川自我追尋的歷程…。夢裡,阿川遇到的三個帶槍獵人(三個受害者!?),並幫助將土坡快速搬移,進而幫助在夢境尋回小學生的阿川(見母親死亡之小阿川)靈魂…。這樣的夢境隱喻,是刻意埋入的線索還是巧合?虛實難辨的趣味讓我們自行推理。其實我個人是不在乎這些推論的,這部電影的優點也不完全在推論解答過程的趣味。至於答案為何可真得要問導演了,畢竟,劇作家之眼,是和凡人大不同的(參考電影『登堂入室』)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個人以為,鍾孟宏的『失魂』,有著超凡的視覺高度,特殊的故事設定,演員也有著一定之洗練與水準,電影的拍攝精細又精緻,雖仍有少數瑕疵,但其實已定義出國片類型電影的標竿典範。如果下半年無其他超強黑馬,『失魂』應為我心目中2013年的最佳國片,個人相當推薦。

 

Kafel Chang 卡費羅 2013/08/31

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鍾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[電影影評]失魂(Soul)(孟宏)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, , , ,

卡費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禁止留言
  • ifilm
  • 您好
    我們是ifilm傳影互動,很開心看到您如此精彩的文章。不知是否可以引用您的文章於ifilm粉絲專頁與官網上,我們會註明出處和連結,若您有筆名和其他名稱,也歡迎提供給我們。
    若有任何問題,歡迎與我們聯繫,謝謝。
    kenji@ifilm.com.tw
   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film.tw
    02-7702-0456 #17
    靜待您的回覆

    ifilm編輯群 敬上(kenji@ifilm.com.tw)
  • OK ~沒問題

    卡費羅 於 2013/09/07 00:12 回覆

  • Peter
  • 阿川:療養院都是住些什麼人啊?
    警察:應該就是住像你這種人................噗!
  • ~~~~
  • 說實話,

    不覺得有多好看

    真是要再加油